并不能期待这位高中生能写出多好的文字

女仆咖啡谋杀案

1.


林三调从咖啡店里出来,是刚刚好的正午。门在他身后缓慢关上,冷气和女仆甜美的再见声被关了进去。


其实五月的南方也没有特别的热,林三调却一个劲地落下汗滴。

捏了捏口袋里的东西,他大步向建设路走去。

太阳透过薄云照在路上,被东北边高耸的精丽洋楼遮住半边,西南的矮楼小巷没有阳光的到访,只得阴沉沉湿漉漉的。正午几束热辣辣的阳光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。


林三调就是拐进了西南边一条稍乍稍促的小巷。


本来就拥挤的小巷堆满了晒不干的衣服和逐渐发臭的剩菜,这里是洋楼里有名饭店的员工宿舍,也是垃圾场。

林三调憋一口气使劲把自己浑身上下的肥肉堆上去,一时间他仿佛变形成了一个漏斗,刚好能...

我站在冰川上

无动于衷,看着冰川

消亡。


它消亡了,与水

融为一体,我也一同

跌入了刺骨深水。

终于我

也能被它拥抱了


4.2

一模作文才52,总分才97,被二妹妹说了_(:з」∠)_

“我希望你能不矜不伐一点!”

我超矜超伐的好吧!


顺便回头去看以前的文字

把《哥哥》那篇重看时候觉得矫情的文字改了

认识具有无限性和上升性!以后还是得多看书多写字!

不是梦想家而是实践家,我永远支持马克思主义!(?

再拼一把吧?

一切都成了定局了

对吧


再怎么努力也没用的

对吧


我知道的

我都知道的


可是我还是会不甘心,我还是会想再拼一把

不行吗?


我总觉得我能做到的


大圣他最终还是找到了定海神针

亚瑟王他最终还是拔出了石中剑

我总觉的我能做到的


我想这样相信自己

风残

“孟泽!!”王明彧心里又急又气,恨不得把这傻小子的头摁进池子里让他冷静一下,可又碍着孟少侠一身伤不敢随便乱动他,生怕孟少玄一口气没提上来人就没了。可这傻小子还硬一个劲要挣脱他的怀抱,手不够力就上脚,与王明彧扭打成一团。


王明彧快气死了。


自己上演一出金蝉脱壳解决了下属的“叛逆”问题,心头大石终是放下。于是王明彧给自己放了个假,开开心心把事情推给房伯,自己北溜荒原狼,南划小木舟的旅游去了。哪里想到这孟少玄太把他王明彧当回事,居然郁结了快五年!还把自己的“死”当成了他的过错。


这这这,罪过啊罪过。


王明彧哪里想得到自己在孟少玄的心里份量这么重,所以这金蝉脱壳的计划,孟少玄是...

© 将栖 | Powered by LOFTER